猫尾巴言

修炼二十多年的尾巴精,未成人形

© 猫尾巴言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A的故事】

老话说:常在河边走,哪能不湿鞋。白道如此,黑道更是如此,A在这片地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名号大如天,也遭到背后麻袋加闷棍的招待,一条龙服务直接送进医院。

接着就像其他故事一样,A遇到了自己的命定之人。

姑娘是刚来的实习生,跟着医院的前辈一同照顾A,虽然经验不足时常出错,但做事十分用心,对A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。

“她是个特别温柔的女孩…”每当A开始讲这句话,其他病友便捂起耳朵,躲到房间的角落,任由他不停重复地说姑娘每天清晨给他的水有多好喝,姑娘每次中午给他的午餐有多好吃又容易消化,只有中午姑娘带他去晒太阳的时候,他才能消停一会儿,但一回到病房,A又开始炫耀姑娘给他开的小灶,没完没了,听得病...

【只有抬头看,才有天光】

回忆染着银杏叶的灿黄,沿着无数叶脉向外、向远处不断延展。

说来也是巧合,只是那天正好空闲,才选择一条偏远的道路去学校,然而经过某一栋建筑时,我站在层层叠得的银杏叶上,抬起头,视线顺着树干、分散的枝叶……看到在二楼最右边的窗户,那位黑发的女孩。

从此以后,即使这条路不是便捷小道,仍把它走成了常用道路。

虽然我能看到的范围十分有限,但也发现女孩的装扮十分讲究,永远有一块白色或者浅米色的披肩,每天的盘发和携带的发饰也不尽相同,不过她似乎不喜欢走动,鲜少又不见在窗口的时候,仿佛与周边的风景融为一体。

久而久之,我不由自主地开始猜想。女孩像是书香门第的大小姐,可能会看些复杂的古言文学,也可能在练...

【末班车】

刚开始实习的日子总要过得辛苦些,女孩回忆道,那个时候为了赶回家的末班车,得竭尽全力与公交车赛跑,却还是输赢参半。

她笑着看向在厨房中忙活的男人,继续说道,记得从有天开始,就不需要再跑了。

那天下着蒙蒙雨,女孩穿着有几分厚重,当车到站时,她离车站还有300米,本以为今天会赶不上,没想到司机竟然多等了一分钟。当姑娘靠在扶手上拼命喘气时,还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。

接着她脚步虚浮地走到最近的座位上,等喘均呼吸,才想到瞄上一眼好心的司机。虽然看到的十分有限,但也足够,毕竟年轻的男孩子中剃和尚头的并不多见。

接下来的几天,女孩渐渐发觉回家赶车这件事,变得轻松起来。尽管每天的公交车司机不尽相同,但都...

【巧克力加点奶的清晨】

周六的清晨,车站只有零散三四个人,来去几辆车,留下一位姑娘还坐在椅子上,盯着黑屏的手机发呆。

突然她抬起头,向右看车牌,又向左看路,像是意识到什么事,拿起手机以极快的速度解锁,点开查询公交的软件,“还好,还有一站,时间来得及。”

姑娘松了一口气,把手机放回口袋,再拍拍脸颊,振奋些许的精神。

冬日的寒风吹得她鼻尖发红,藏在口袋里的双手也存储不下多少热度,变得格外冰凉,可能是因为这个前提,姑娘会时不时掏出手机,看两眼屏保和桌面,不甚在意自己的手是否被冻红。

这个时间,腾讯上那几个常聊窗口都灰着头像,姑娘随意翻看着昨晚闲扯的玩笑话,算是为一会儿的工作醒神,刚看一些,余光中似乎有什么驶过,姑娘...

【南柯一梦】

很久很久以前,在恐怖森林的深处有座塔楼,塔楼里住着一位想要安心养老的老女巫。

有一天,老女巫捡回一个大麻烦。

“婆婆,我想喝热可可。”

“婆婆,我想吃草莓。”

“婆婆……”

“你这丫头什么时候走!”

“婆婆,外面好冷的……”

拥有一头金灿灿头发的小姑娘笑眯眯地裹着老女巫珍藏的兔毛毯子,一脸乖巧地坐在床铺边缘,嘴里吧啦吧啦地说个不停,然而只要老女巫一凶,她就能瞬间瘪起嘴,小身板抖抖索索得仿佛下一秒就会晕厥过去。

老女巫摇摇头,只能闭上嘴,然后往壁炉里再扔进两块柴火,开始反省贪欲给自己带来的不良后果,这样的天气怎么会有兔子在外面闲逛,还是那么大一只,想兔毛拖鞋想疯了吧……

“婆婆...

【瓢猫—周三的一天】

文/夏言

1.上海cp的无料短篇。

2.此短篇为独立世界,与之前的文并无联系。

3.趁机挖出自己的老文。《五年后》

—Star in the Sky—

洒满糖粉的可颂面包,配上香气鲜郁的红茶,再加上小罐果酱和装着冷牛奶的奶盅。

周三的固定早餐。

“今天下午有一个杂志要拍摄,摄影师会直接去学校接你。”

每月的固定拍摄。

“好的。”艾俊有一下没一下地搅拌红茶,直盯着茶面中心的小漩涡发呆。

“艾俊。”娜塔莉看着艾俊手边丝毫未动的早餐,忍不住说道。

“什么?”艾俊抬起头。

“……没什么。”娜塔莉沉默片刻,说道,“我在外面车里等你。”

“嗯。”艾俊拿起可颂,掰开,厚重的糖粉唰唰...

【夏露——回家】

文/夏言

  1. ooc致歉,ooc致歉,ooc致歉

  2. 原著漫画背景,幽鬼篇之前

  3. 关于为什么没有哈比,emmmmm不好写,就当哈比在露西家睡觉吧

  4. 有私设

——————

那是一个极好的早晨。露西闭着眼睛,微微动了动小腿,些许凉意从被子的空隙中吹进来,打了个转,将一晚上的潮热带出被窝。

再睡五分钟,露西迷迷糊糊地想着。

露西—————

纳兹?!露西猛地睁开眼睛,抓过被子挡住自己的胸口。

哎?她愣了愣神,空荡的房间里并没有纳兹的身影。

幻听吗,露西松开被子,露出大片白花花的胸脯,她像猫一样眯起眼睛,伸展开手臂,难得不用在纳兹的吵闹中醒来,让她的心情格外放松。

“嗯——去...

【虫猫-五年后】番外

(1)(2)(3)(4)(5)(6)(7)(8)(9)

[番外一}

文/夏言

1.番外一作为第一部与第二部的承上启下中的承上

2.露出智障的眼神

————

比阿盖姆桥事件之后,先不管巴黎人民对此的关注程度,反正处于事件中心的两位沉浸在自己的事中,每天忙得不可开交。

日历一页页翻过,夏天的闷热比罗曼史更早一步来到他们的身上。

“玛丽娜!”

“嗯?”玛丽娜紧盯着电脑屏幕,双手轮流操作鼠标键盘,不断刷新页面和更新留言。

“你有没有在听啊!”

“在听在听。”玛丽娜低下头,嘬了两口面前的冰镇饮料,视线仍旧紧盯页面,“你刚说什么?”

“玛丽娜!!”

“咳咳咳……吓死我了…”玛丽娜...

【虫猫-五年后】(9)

(1)(2)(3)(4)(5)(6)(7)(8)(番外)

文/夏言

1.终于轮到我BB了,啊!写完了!真的用命赶进度!!本想着第二季出来前写完的,结果第八集都出来了,对此我道歉,真的对不起!

2.时隔太久还是重新讲一下设定,这是基于第一季国配翻译上的文,时间是高中毕业后两年,虫猫大三的时候。

3.反派是新角色,其他都尽力遵从了原作品,如有ooc致歉。

4.然后第一部就到这里暂告段落,等第二季动画完结,我会继续往下写的

5.我有反复改文的毛病,要是有人一直在看的话,就当玩找不同吧!

6.突然发现结局才一千多字,emmmm有点尴尬

7.非常感谢给我点赞和评论的人!比心!

胸口好闷,谁...

【虫猫-五年后】(8)

(1)(2)(3)(4)(5)(6)(7)(9)

文/夏言

1.越修改越发现,我的词汇真不是一般的贫瘠…


午后的阳光跳上面包店的门铃,叮当轻响。

“谢谢光临,请慢走!”妈妈合上收银柜,抬起头,温柔的笑容僵在了脸上。

“妈妈……”玛丽娜站在门口,全身湿透,脸上淌着未干的血迹。

“你,怎,怎么回事…先进来先进来!”妈妈连忙拉着玛丽娜往楼上走,边走边喊,“孩子他爸,把医疗箱拿过来!”

“怎…怎么回事!”爸爸从厨房探出头,瞬间瞪大双眼。

“去拿医疗箱。”妈妈搂着玛丽娜,眉头紧皱,对爸爸摇了摇头。

“好,好…”

“妈妈…对不起…”玛丽娜胸口堵得一塌糊涂,除了道歉,完全不知道从何解...

1 / 8